「嗯,相當美好的威士忌。」

  不是一句稱讚的話。

  他歪著頭、微蹙著眉,在腦海中重新品酌剛才感受到的味道。

「太專注整體的平衡,失去了個性。」

  這純飲時在口中綻放的香氣,醇和、圓融,可惜滑入喉嚨後就散掉了,

  缺乏強度,餘味不足。

  他翻閱手上的前八次調配記錄,思考著,「再多點煙燻味,把風味再提引出來一些。」

  然後從三百多種選擇中,挑出一只當初因為味道太強烈而捨棄的原酒,謹慎地加入一滴,

  卻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個性香氣。

  原來還有這種可能。

  一般認定的缺點,有時後可以是將其他原酒優點提引出來的關鍵。

  如同一個團體,當全班都是模範生,就失去了模範生的意義。但是啊,

  如果裡面有幾個比較淘氣的孩子,不但增添了班級的生氣,整個團體也會因此改變。

「不做模範生。

  他這麼說,點點頭。

  這就是山崎首席調酒師輿水精一的哲學。

  所以在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裡,

  品味得出「啊,相當美好」之外 

  更多一點的什麼,就是了。

山崎椅子篇.jpg 

圖片提供:何東慧

 

創作者介紹

瑪旦說

瑪旦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